admin

山头孤烟直-大学



  • 大学的时候。


    宿舍在二楼,很大,有二十多张高低铺,还带有卫生间。


    暑假我打算做家教,所以没回老家。空荡荡的宿舍闷热难当。


    夜里没法入睡,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去冲凉,在享受沐浴带来的畅快时,心里忽然有了个奇异的想法。


    假期没有宿管,我用水泥砖头砌了个二十公分高的门槛,堵住了地漏,把淋浴的喷头牵到洗手间外面,让水哗哗的流到地上,如一汪汩汩而流的清泉 ,八爪鱼伸触角一般迅速流向每个角落。


    水越聚越多,渐渐没过地面,齐着门槛了,风扇一吹,水波粼粼,室内凉气拂面,热气顿减。


    关了水龙头,我既害怕又兴奋,撩起一波水试了一下,再次确认自己创建了马尔代夫以后,兴奋的光腚一阵奔跑踢踏,躺在水里乱蹬乱划,水波激荡中,我甚至都有了种置身大海的感觉。


    楼下宿舍没人,不用担心水会渗下去,我每天都打开地漏放水,再重新注满干净的,周而复始的乐此不疲。


    但还是太热,这点水位甚至连丁.丁都淹不住,我觉得不满足。以前在家和父亲学过泥水和防水堵漏的手艺,就买了一些材料,用书包分N次带进了宿舍,在可以开门的范围内,做了一堵一米多高的防水墙,为防污水漫出来,卫生间的门也封了一样高。


    我拆掉了室友的床铺,用几乎三天三夜的时间注满了一大池水,完整的克隆了一个游泳馆,可把我乐坏了,在里面蛙泳蝶泳自由泳,甚至玩起了潜水,玩累了再爬到上铺睡觉,睡热了再下去扑腾。


    装修几乎花光了我的生活费,钱的问题开始让我伤了脑筋,我必须要赚钱养活自己。


    期间找了好几份家教,都是给高中的小女孩补习,都怪本人太帅,对方家长一看自己女儿花痴一样,傻不愣登的盯着我,估计是怕不小心给补出了个外甥,都礼貌的回绝了。


    但天无绝人之路,晚上我路过一个菜市场,看见水产摊活蹦乱跳的鲜鱼,又想了一个主意。


    我徒步去了水产批发市场,思量了很久,用仅剩的钱买了几斤黄鳝,忐忑不安的提回来泡在了水里,那夜 ,第一次创业的恐惧和兴奋侵袭着我,彻夜未眠。


    想像中的艰难并没来到,几斤黄鳝在路边一会就卖完了!我激动的又进了货,,慢慢的,从每天几斤到几十斤,滚雪球般的生意越做越大。


   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,拥有这片水域,我当然得好好利用,逐渐的又开始扩大经营,批来了各种鱼类,针对高端消费群体,还批来了十几只王八,全部都放养在水池里。


    水池里热闹了,夜里游泳时,那些鱼都会惊得忽隆隆的猛窜,还经常会跳起来,王八也偶尔出没,浮上来挽出一个水花,又惊慌的沉下去。睡觉经常被嬉闹的鱼儿溅起的水浇醒,但这一切并没让我烦恼,相反还挺让我兴奋。


    转眼过了两个月,事情发生在楼下,一个同学因为和家里吵架提前来到了学校,他打开楼下宿舍当场惊呆了,房间的墙上湿透透长了许多青苔,蜗牛爬的到处都是,被子烂了,估计是经常打灰.机的缘故,富营养的地方居然还长了一簇蘑菇。


    他愣了片刻马上就去教务处,时值深夜,没人,这个二货居然又擂门喊来了教导主任。


    听到主任让我开门的声音,我知道事情不妙了,赶紧下床菲尔普斯般蝶泳游过去反锁了门,又站床上扭掉灯泡,黑暗中紧张的思索着对策。


    主任在踢门,池里的鱼都惊动了,如查干湖冬捕收网一般不停的跳了起来。


    他大惊,一迭声喝问:里面是谁?什么声音?开门!,见没动静,他开始打电话:校长吗?好像出事了,快带保安到男宿来。


    不一会,人声鼎沸,门口开始喊着号子踹门,我紧张的伏在水中,几次震天价的响声后,门应声而破,保安冲了进来,黑暗中撞到防水墙上,他们不知是什么东西,一齐抬腿就踹。


    晃动下他们用力一扒,墙倒了,池子里的水顿如黄河决堤汹涌而出,正对楼梯口,一片惊叫声中,大家都被冲倒,我也被卷了出来,洪水裹着人群顺楼飞泻而下,浪头打的大家妈都喊不出来,水流冲过墙角转弯,如钱塘大潮撞击岸边轰隆隆水花四溅,好几人被拍在墙上又弹进水里,一直翻滚到广场边才慢慢水散人出,校长跪地一阵猛咳,爬了几步站了起来,扯开塞进裤子的衬衫,和着些许清水倒出了几条黄鳝,保安队长一脸懵逼的搂住了一条草鱼躺在水汪里,另几个保安也迷糊了,在翻跳的鱼堆中呆呆地看着星星。


    主任冲的最远,脸和一只野生的王八趴在了一块,那家伙性子猛,一口叼住了他的上嘴唇,主任嚎叫着扯了几下没扯掉,用手托着晃悠的王八跑了过来 ,哭着问校长:这是发大水了吗?


    校长大喊:快点抓人!大家才有了反应,一起冲了过来,夺下了我手中的两条青鱼,摁住了准备逃跑的我……




#1楼
发帖时间:5月前   |   查看数:0   |   回复数:0
游客组
快速回复